深圳APP软件开发定制公司

热线 全国服务热线: 400-829-2729
深圳APP软件开发公司,IOS、安卓软件开发服务优质的公司!
官网微信扫一扫 微信
二维码
  • 首页
  • APP开发
  • 小程序
  • 区块链
  • 物联网
  • 软件定制
  • 成功案例
  • 资讯
  • 关于我们
客服 icon
和我们在线交淡
应用行业:
  • 全部
  • 未分类
  • 企业资讯
  • 金融类型
  • 电商领域
  • 便捷生活
  • 餐饮行业
  • 医疗卫生
  • 体育运动
  • 教育培训
  • 旅游社交
  • 物流管理
  • 智能家居
  • 服装定制
  • 物联网
全部

社区团购创业公司:社区团购生死暗战

作者:软捷科技 阅读量:357



团长的独立是不可避免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仍是追逐货源而走的一群社群微商。

最近,很多团购公司的工作人员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当与他们合作的团长,把商品团购的小程序丢进社区微信群之后,很长时间群里面都是静悄悄的,点开小程序,里面几乎没有任何商品成单。

更诡异的是,每每抢在发货截止时间前,团购小程序商城内却突然出现了一批大单,订单金额从数百到上千元不等,发起购买的,多数是团长本人。

这个诡异现象,实际上揭示着社区团购行业的团长们正在蓄谋一场新的叛变。

悄然叛变

吕烨是证券销售经理,也是某社区拼团领域明星创业公司在广州快速发展到的一名团长。他告诉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自己同时也早已经是本来食享会、千鲜汇的团长了。社区团购疯狂地跑马圈地,使得成为香饽饽的团长被各家反复争取,身兼多职似乎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这些团购公司对团长的要求也很简单,建有一个100人以上的小区微信群即可,其余就是考核出单量。

简单的要求,如果对于刚刚入行的新团长来说,会是一番艰难的考验,比如拉群建群、群运营、促成单以及小区提货点建设等诸多能力。而往往,团购公司也会派至少一位工作人员进入该群,监督群运营情况。

因为达不到成单量的考核,新手团长的淘汰率往往非常高,十荟团的淘汰率基本达到60%。

不过,这些要求对吕烨这样的老团长却并不是什么难事。事实上,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社区团购浪潮中,除非未被拓展的新小区,否则,新手团长是很难在竞争中存活的。

团购公司更喜欢发展吕烨这样的老团长,因为有运营基础、销货能力好。但他们也必须承担拉拢老团长的“代价”。除了此前多被曝光的叛变问题,亦即从小平台跳到大平台、从低佣金跳槽到高佣金平台;更多的情况发生为身兼多职。

事实上,让团长身兼多职可以说是社区团购行业的一场妥协与共谋。团购公司为了快速扩张、复制开城,就必须依赖经验丰富的老团长。有业内人士透露,诸如‘你我您’对外宣称与团长签独家协议,其实基本无法执行,特别是各家都在全力比拼团长数量、流水销量的时候,如何发展更多具备销货能力的团长加入,是当务之急。

团购公司高度依赖团长,对团长的忠诚度也就没那么高要求了,团购公司与团长以此达成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不过,从一个老团长的角度而言,成为多个团购公司的团长却并非他们的最终选择,甚至还让他们察觉到了风险。

吕烨解释说,每个团购公司都有自己团购商城的小程序,如果直接把这些小程序甩到群里,让小区用户直接下单,那么团长的作用就会发生质变。

“因为流量变了。”通过小程序下单后,群里的用户直接变成了小程序用户,以后,团购公司就可以直接向该用户发送通知消息。“等于,我自建的群用户一下子就全被洗出来了。”吕烨说道。

团长不仅瞬间失去了属于自己的私有流量,也面临资金方面的制约,因为交易走的都是团购公司的小程序商城,团长只能等待团购公司来发佣金,“无形中被控制住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吕烨等老团长们的操作办法大概是这样的。

首先,应团购公司的要求建一个100人以上的微信群,而这样的群不过是团长花几块钱买过来的死粉群,再把团购公司的人也拉进来。然后,等到团购公司每天发来当天发起团购的小程序链接之后,团长从中挑选几款价格低的,复制图片和商品信息,再通过“群接龙”等团购工具小程序进行发布。接下来,这样的团购接龙被发布到团长所拥有的、真正活跃的小区购物群当中。最后,团长总单,再按照具体购买数量,在各个团购公司的小程序中下单。

这也就是许多团购公司所属团长的微信群,所发生的诡异现象的真实原因。

如此办法,让团长们在多个团购公司之间游刃有余,团长牢牢把握着小区群,并严密排斥团购公司的人员进入。而加入多家团购公司,又让团长获得了充足的优质货源,可以打造更多爆品,团购公司无形中成为了供货渠道。

团购公司一方面默许这样的现象发生,毕竟他们能够打动投资机构的最有力证据就是GMV。而另一方面,因为团长叛变,被动地造成团购公司的职能发生变化,可能才是长期隐患。

首先是平均一单的成单金额在下降,因为团长采取选择性的销售方式,并未将全部商品推送给用户。其次,团购公司因此未能真正掌握小区消费者,其间被团长所隔离,从而由社区团购全链条的整合者变成了供货商,面对苏宁、永辉、京东等更具优势的供应链玩家进入,团购公司所讲述的故事其实建立在了沙基之上。

谁是团长?

团长是社区团购的关键资源。

很多团购公司原本也想培养自己的团长,但是竞争势头过于猛烈,行业太急于求成绩,让这个行业充斥着浮躁情绪。团购公司虽然也相继出台了一套自己的培训方法,并且搭建培训班底,但这却并非它们BD的真实对象。

从对外公布的数据来看,团购公司发展团长的速度异常迅猛。「小区乐」从2018年8月上线,已有超过1万名团长;2017年12月上线的「本来食享会」团长数在1万个以上;2018年4月上线的十荟团团长数也超过了5000个。其它在2018年上线的邻邻壹、虫妈邻里团等,团长数也在数千个。



2019年社区团购平台区域分布图
当然,目前大行其道的团购公司,其前身或者母公司都是电商、零售便利店的集团。比如,小区乐有1万个团长,其中有一半是从环球捕手300万的会员中转换过来的;考拉精选作为湖南本地的便利店连锁品牌新高桥的孵化项目,则提出了便利店+团长的模式。

但这些团长的质量如何,却无法保证。有业内人士表示,除了发展出一大批难堪大用且淘汰率极高的新团长,要想带动销量,还是得去寻找那些早早从事社区团购老团长。

而追溯团长的由来,主要可分为4类。

个人团长,也叫散团长。这是社区团购最早的形态,散落在各个小区业主群的活跃分子,自建小区购物群,自行找货、销货,既是消费带头人,也起到便民服务的作用。

社群公司的团长。具有地方性社群影响力的群主成为团长,开始在周边地区发展小区群,组建社群化的公司。社群公司是早期具备跨小区经营能力的社区团购组织,其中,群主往往拥有个人IP,背书商品,群内好友也多是认可群主才进行购买。

这里面群主是团长,同时,出于扩张和管理需要,群主又会发展合伙人为新团长。但这些合伙人扩建新群仍然采用原来自带IP的那位群主的昵称,实际上是制造分身。原来群主参与到新群的利润分成当中来,但社群公司需要为其供货。

团购公司发展管理员类型的团长。团购公司自行BD,往往在一个城市范围内进行扩张,发展小区群。而由于微信群数量众多,需要在具体的小区寻找微信群的管理者和关系维护人。由此所发展出的团长不是微信群的实际拥有者,而只是管理者,主要领取业务佣金。

团购公司发展团长为社群合伙人。这里面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团购公司招募具有从事社区团购意向的新人进行培训,令其自行发展社群,一旦成功成为该团购公司的团长,团购公司即为其供货;第二类是团购公司发展个人团长,或策反其它团购公司的团长加入。

虽然团长来源各不相同,但是团长从根本上仍是想成为自由的个体经营者。

尤其是团购公司发展的社群管理员。表面上看,团购公司严密把控着这些微信群,但是随着团长的社群运营经验不断成熟,团长已经不满足于佣金收入,便将群内用户全部加出,自己再建一个微信群,并且另行找货。这便是团长叛变的最初的方式。

千鲜汇是发迹于华南地区的社区团购公司,在广州地区有400个左右的团长。千鲜汇早期的微信群都是由总部地推建立的,再发掘一批团长进行管理。吴昱波也是千鲜汇的团长,早前,还只有一小批有资源的团长会自己建群,一面做千鲜汇的团长,一面单干;如今,随着大量团购公司杀入华南,远交近攻之下,这个数量可能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二。


千鲜汇线下门店。

诸如千鲜汇这类以单个城市为据点的团购公司,早期采取自行BD建群的方式,仍然是比较扎实的运营模式。

而随着社区团购「千团大战」打响,现在这些有志于全国扩张的团购公司已经不太愿意这么做,他们不再自行下场建群,不仅效率较低,而且花大血本所培训的团长极易造成流失,显然也并不划算。

暴力争夺战

在效率、规划化和背叛成本的综合考虑下,新一代的社区团购公司发展团长的方式要粗暴得多。

他们或是以培训班的方式发展新团长,在各个城市开展;或是争取、拉拢老团长;或是策反其它公司的老团长。团购公司吸引团长的方法也很简单,主要为两种,一种是低价销售的方式,长沙某团购公司的高管说:“包括美菜、十荟团以及长沙本地的幸福场都在血拼,基本都在亏本赚吆喝,有量的单品不赢利,只为引流。”

而另一种就是对团长的高提成、高额激励政策。

根据广州APP开发公司软捷科技所了解到的几家。比如松鼠拼拼,给到团长的提成是10%的GMV;除此之外,为了快速裂变,松鼠拼拼鼓励团长发展一至两级下线团长,并可从下线团长的GMV再次获得不少于1.5%GMV的奖励。松鼠拼拼称之为大团长、小团长、团长的裂变模型。



“松鼠拼拼”团长运营及裂变图

“有好东西”在提成之外,还设置了八级激励政策,日GMV在500-999元,即可奖励150元,奖励额度接近30%;你我您的激励政策虽然不详,但是提成比例也达到了GMV的10%。



拥有7个以上微信群的团长李刚透露,社区团购的商品的毛利在30%左右,净利为5%到8%,惯常的做法是会给到团长毛利到三分之一。

而现在,竞争加剧让团购公司拼尽血本,提成+补贴给到了GMV的30%甚至更多,仅在团长这个环节,团购公司便已经全线亏本了。

但是,团长的激励政策只会愈演愈烈,毕竟这是目前这些团购公司争取到团长的唯一方法。“这些号称扎根于团长、具有运营优势的团购公司,其实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一位生鲜媒体人说道。

于是,苏宁小店一进场就准备发展10万个团长,其实就是看穿了行业的本质是供应链,也看清了团长具有极大的摇摆性,“团长多数是追逐货源而走的一群社群微商。”这位媒体人说道。

在供应链方面,苏宁等零售巨头的优势显然更加明显,对行业团购公司具有压倒性优势。比如,永辉进入社区团购便直接发起了价格战,车厘子卖到了299/5kg。

而在供应链方面还不够强大的社区团购公司,却只能被迫跟进价格血战;团长又不是自己所属,还要给予高补贴,高返佣。两头都在亏本,让越来越多的团购公司陷入苦撑状态。

而为了快速扩张,更为了止损,团购公司也开始想起新的玩法,就是发展城市合伙人。

“总部亏小头,城市合伙人亏大头。”有业内人士揭露这种加盟方法,根本上就是一场骗局。他爆料称,在长沙,帮你省的城市代理费用市级加盟收7.5万,省会级的收20万;考拉精选在2018年12月开启了“100城城市合伙人”计划,加盟费用分为服务费和保证金两部分,仅一个县级城市的总费用就高达20万。“要知道,现在这批社区团购玩家,很多都是传统零售玩渠道代理、保险推销的“混江龙”出身,路子都比较野。”他说道。



这位人士也透露称,对外宣称的高融资的团购公司,有些实际到账还不到十分之一。出于市场和资金等多方需要,诸如十荟团、你我您等也都在着急招募加盟商。

博弈,消灭团长?

为了稳定和发展团长,团购公司也在产品层面上做了一些防范设计。

比如,小程序商城的图片和文字信息禁止复制等等。但仍然无法阻止团长们直接截屏,并且手动录入文字信息。紧接着,他们会使用专门的团购工具小程序上进行发团,比如群接龙、订单兔等。

群接龙是在2017年5月上线的一款团购工具,目前日流水已经超过200万。群接龙COO梁小桥对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说道,这种散团长的数量每天都在呈现数十到上百的增长,团购公司自有小程序的出现,不仅没有压迫群接龙的发展空间,更让群接龙在半年时间内,日流水增长了5倍。



“团长的独立是不可避免的。”他解释说。

团长和团购公司看似合作,但是实质却在博弈,关于流量和用户的博弈,控制与反控制的博弈。

团购公司企图用小程序的方式,把用户都拉入到自己的系统当中,而不是停留在团长管理的微信群,从而不再被团长所掣肘。团长则千方百计地佯装为各个团购公司的团长,可以轻松拿到好货,获取提成、补贴奖励,但原则上,团长要把群资源攥在自己手中。

对此,一位团长介绍了他所建立的几类团购群。

从真实性来说,一种是建给团购公司看的死粉群,一种是真正用心经营的小区群。而从等级上来分,团长会首先面向所有小区用户的购物群,在此基础上,有的团长还会针对消费力强、有更高品质要求的用户建立VIP群,专供一些更好的生鲜货品。

有些运营状况优秀的社群,分级还会更加精细。比如,北京回龙观名叫“悄悄军团”的团长透露,他们对团员的要求更高,仅有一次购买甚至都无法加群,只有两次以上购物才是值得信赖的团员。

精细的运营,让团长的地位难以取代。但她坦言,从团长的角度来看,社区团购的生意边际效应明显,“其实是个体生意,无法做大。”

当然,团长的存在并不仅仅只是社群运营者的角色。

一个合格的团长还必须要有自己的提货点,负责小区团购商品的发放。从而在物流环节中部分承担前置仓的功能。在社区团购行业,团长一度被认为可以打败小区水果店。

而随着社区团购的入场者更多,重量级玩家的重资本方式,也在深刻颠覆团购公司的模式,甚至「消灭」团长。

比如,“叮咚买菜”在主推前置仓模式,在上海地区已有200个前置仓,最快29分钟送达;美团也在测试“美团买菜”App,从而打造“App+菜场”的模式。

“美宜佳”入局社区团购,则计划将团长职业化。这家拥有一万五千家门店的连锁品牌,已经在广州、深圳、惠州、东莞等多个城市同步开团,但美宜佳现阶段并不对外招募团长,其团长皆从旗下便利店主及其工作人员中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