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APP软件开发定制公司

热线 全国服务热线: 400-829-2729
深圳APP软件开发公司,IOS、安卓软件开发服务优质的公司!
官网微信扫一扫 微信
二维码
  • 首页
  • APP开发
  • 小程序
  • 区块链
  • 物联网
  • 软件定制
  • 成功案例
  • 资讯
  • 关于我们
客服 icon
和我们在线交淡
应用行业:
  • 全部
  • 未分类
  • 企业资讯
  • 金融类型
  • 电商领域
  • 便捷生活
  • 餐饮行业
  • 医疗卫生
  • 体育运动
  • 教育培训
  • 旅游社交
  • 物流管理
  • 智能家居
  • 服装定制
  • 物联网
全部

特朗普:商人思维治国者,虽得利一时,却隐患巨大

作者:软捷科技 阅读量:94

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美国不仅单方面破坏中美两国双方之前达成的共识,而且作为一个超级大国,举全国之力在世界范围内打压在5G通信领域领先世界的中国企业华为科技。自从商人特朗普上台后,我们发现他用商人的思维和过去经商的手段来治理国家,这种商人思维治国的现象在古代有没有出现过呢?最终给社会和人民带来了什么后果?

为什么用商人的思维治国是不对的



民国时期,宋子文做民国政府的财政部长,始终无法解决民国政府的财政危机,战争是非常烧钱的,长期的大大小小的战争导致民国政府入不敷出。宋子文发现由于蒋介石发动的剿共战争,导致民国财政状况非常糟糕,对孔祥熙十分恼怒,对蒋介石更是极为生气。宋子文觉得“当财政部长,跟给蒋介石当一条狗,没什么两样”。宋子文对蒋介石进行劝诫不要继续打内战,蒋介石不听,于是他辞去了材质部长的职务。

这时候孔祥熙被委任为民国政府的财政部长。如果说宋子文还像个外交家,而孔祥熙则是个纯粹的商人,他认为管理国家财政这东西就像做生意,用商人的思维去解决问题就好了。他曾对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说:“财政经济在书生看来甚为复杂,其实很简单,即是生意而已。”孔甚至公开说,他本人就因为是做生意出身,“故能领略此道”。

不久,国民党统治的民国政府的发行的法币金圆券就开始像洪水般泛滥起来,那时候的老百姓,上街买个菜都得带着一麻袋的纸币,比今天的委内瑞拉还更惨。最终国内通货膨胀,民不聊生,倒是北洋军阀政府统治时期发行的袁大头,因为含银量高,货币购买力一直比较稳定,受到了老百姓的追捧。

孔祥熙做财政部长时期,国民政府的财库的确充实丰盈了起来,可是国民党却最终失去了老百姓的支持,丢掉了政权。孔祥熙面对众人的指责吐槽说:“都说我败家败国,我在抗战时期做了7年的财政部长,给宋子文留下了9亿美金和6000万两黄金,现在全叫宋子文弄光了。”

孔祥熙的商人思维治国是不可取的,商人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具有逐利性,是不能用道德的标准来要求他们的,对于一个小老板来说,您这样做或许没错,但是如果你用这种思维治国,却不想承担任何的社会责任,历史告诉我们,政权迟早会出事的。

为什么政府不应该做生意?



北宋神宗时期,当时北宋常年对内对外用兵,财库空虚,在这样的背景下,时任宰相的王安石开始了变法,史称“熙宁变法”,他认为自己的变法,可以在老百姓不增加税负的情况下,国家的财政得到增长,从而解决政府的财政危机,实现”民不加赋而国用饶”.

变法的具体内容却是典型的商人思维,让政府来做生意。“均输法”利用不同地域物价的差别,将低价的东西卖到高价的地方;”市易法”利用不同时间段,物价的周期性涨跌,东西价格低的时候囤积,东西价格高的时候再卖出。这两项政策还只是和商贾争利,争议还不大。争议最大的是他推出的“青苗法”,在青黄不接的时节,农民需要钱的时候放贷给他们,等到农作物收获时节,再连本带息的收回来。王安石作为顶层制度的设计者想法很美好,但是这项政策在地方胥吏具体的执行过程中变味了,胥吏们不管农民需不需要借贷,进行简单摊派,变成了对农民的强制高利贷,农民的利益被极大的伤害。

王安石变法推行之后,北宋政府的财库倒是充裕,财政收入与变法之前相比,大大增长,然而朝中的保守派大臣司马光却直言不讳地说,朝廷财库的那些钱,如果不是从老百姓中夺来的,那是哪里夺来的?

历史告诉我们,政府是不应该做生意的,一旦涉足生意,与民争利,都会有严重的后遗症,将会严重透支政府的信用。几年后,金兵打了进来,“靖康之变”发生。失去了底层民众支持,北宋几十万军队的在金兵面前不堪一击,都城洛阳沦陷,北宋灭亡。因此后期的许多学者认为,王安石的变法是导致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南宋文人罗大经,写了一本著名的文学史料著作,叫《鹤林玉露》。评价王安石变法说“国家一统之业,其合而遂裂者,王安石之罪也,其裂而不复合者,秦桧之罪也”。

商人特朗普治国的隐忧



商人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之后,也喜欢用商人的思维来解决问题。尤其是在解决中美贸易逆差方面,往往通过商人的方式和手段来决策。把两个大国之间的外交当做“做生意的艺术”。

中美贸易战爆发前,他到处宣传美国吃亏论,将美国贸易逆差和财政赤字归结到中国身上。他认为中国钻了制度的空子,中国制造的产品大量卖给美国人,导致美国国内工厂倒闭,工人失业,制造业衰落,形成大量的“铁锈带”。他认为目前的娱乐规则下两国的竞争是不公平的,美国人一直在吃大亏,所以他要改变娱乐规则,所以执意绕开WTO,对中国加征关税。

如果仔细研究特朗普中美贸易战的一些诉求,比如加大美国产品对中国的出口,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保护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降低甚至消除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准入门槛等等。

如果中国同意美方提出的这些贸易要求,利益受损害最大的是中国的国企、央企,变向地促成中国深化国企,扩大开发,反倒会让中国能够吸引更多的外企在中国进行投资生产。你想想,之前有些生意,之前中国不允许外商做,现在允许他们做了,有些生意之前外商想做,必须受到一些限制,现在限制消除了;之前有些生意外商担心会被强制技术转移,知识产权被侵犯,现在不用担心这些问题了。这岂不是会吸引更多的外企投资落户中国?那些高门槛的往往都是一些垄断行业,门槛降低,引进外资竞争后,具有市场垄断地位的中国企业面临危机,也将会迫使他们进行转型和升级。

中国最广大的中小企业的利益损失倒不大,因为他们都属于传统制造业。传统制造业,比如给人制作衣服鞋子的工厂,制造玩具首饰的工厂,制造五金器材的工厂,这些行业一直都不存在什么门槛,处于完全竞争的状态,问题是这些行低附加值的行业的利润非常低,老板们辛辛苦苦一年,赚的钱还没有去炒房赚得多,许多老板将制造业赚来的血汗钱拿去投资房地产了,因为房地产行业赚得多。

对于大部分做加工贸易的中国企业老板来说,他们赚的是别人不愿意赚的钱,利润空间非常小。也不存在什么国家的高额补贴。这种劳动密集型行业只有在劳动力数量充足,工人工资低廉的情况下才能生存下去,是没法受到资本的青睐的。

《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写到,在全球化中,美国公司处于价值链的高端地位,位于“微笑曲线”的两端。位于微笑曲线两端的研发和营销利润空间是最大的,位于底部的制造业是利润最低的。过去三十年来美国政府鼓励制造业外包,留下创新、技术和品牌的经济政策,美国公司拿走了大部分的利润,而那些位于微笑曲线底端的,利润少的代加工工作就外包给了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公司。

马云曾说:“我年轻的时候听到的都是波音、福特这些大企业的名字,而到了现在,我听到的都是华尔街和硅谷。”美国的资本从制造业流出,流向华尔街、硅谷,并因此赚得盆满钵满。美国的资本家并不会因为美国对中国的进口产品加征了关税,而去投资低附加值的加工贸易,制造业的岗位并不会因此而回流回美国国内。

所以中美贸易战一方面只会让中国深化改革,扩大开发,另一方面,美国的铁锈带也不会恢复往日的繁荣景象。但是中美贸易战却对特朗普及其领导下的美国政府的软实力造成了巨大的损害。

首先:WTO是美国带头成立的,贸易纠纷解决规则也是美国制定的,而美国现在却罔顾WTO规则,直接对中国加征巨额关税。

第二:整个中美贸易谈判过程中,美国出尔反尔,说变卦就变卦。美国利用国内巨大的市场,对中国的进口产品加征关税,不讲信用,单方面破坏了中美两国之前达成的共识。

第三: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动用一个国家的力量来封杀和打压中国的华为公司,将华为列入所谓的“实体清单”。进入名单后,华为可能遭遇的麻烦是,未来没有美国政府的许可,所有美国企业将不再能给华为供货。美国为了遏制中国崛起可谓毫无底线可言。

美国要求中国扩大开放,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中国的高科技民营企业华为在没有违背任何法律的情况下,仅仅是因为华为公司在5G方面技术领先世界,美国就以威胁到国家安全为名,打压华为,这种霸凌行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也让世界其他国家的公司和人民更加不信任美国。

为什么美国不允许他国企业在5G技术上领先本土企业



3G、4G、5G 的“G”是指“代”,5G 就是第 5 代移动通讯技术。应对对移动数据的需求年年倍增,第五代移动网络技术才能满足日益增加的需求,让我们可以在移动设备上尽情浏览网路,或在在线串流服务中实时观看影片。而利用 5G 更可连结未来的新科技,例如无人驾驶的汽车、智慧城市,以及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这种网络可以连接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电子对象,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便利。5G、4G 的应用主要差别在于 5G 强化了物与物之间的链接,扩大移动网络在各垂直行业的物联网应用。5G 应用包括超高画质影音、优质云端服务、智能交通等。

美国总统特朗普白宫发言,就关于美国5G部署的讲话,宣布了多项旨在刺激美国5G网络发展的举措。他说:“5G是一场美国必须赢得胜利的竞赛”,“伟大的公司已经参与其中,我们给予了他们所需的激励,我们将赢得竞赛。”

他说,“据估计,无线行业计划在5G网络上投资2750亿美元,迅速为美国创造300万个就业机会,为我们的经济增加5000亿美元。”

用商人思维治国理政,纵使能够在短时间内使得国家受益,长期来看,这种片面追逐利益而抛弃道义和社会责任,透支国家政府信用的行为,早晚会遇到问题。中国历史悠久,在北宋和民国政府时期,已经有了两次著名的前车之鉴。